175 離去 3

小說吧推薦各位書友閱讀:召喚夢魘175 離去 3
(小說吧 www.ambcir.tw)(小說吧 www.ambcir.tw)    不一會兒,這一片的船舷便有了十來人,三三兩兩的隔開一段段距離,各自閑聊。

    沒過多久,其中一個小胡子的中年男子聊到了一個大家都感興趣的話題,似乎是個出名的奢侈品牌最近發生的大變動。

    頓時引起了周圍人的注意。一群人紛紛加入討論,說著自己知道的小道消息。以此表現自己的見多識廣,消息靈通。

    又過了一會兒,有人聊起剛剛流行起來的安迪曼護發素,迪爾迪斯的珍珠首飾,或者是最新功能的全自動海釣漁具等。

    林盛看得無聊,也被他們吵到不行,索性便打算回到客艙休息。

    路過客艙時,通道拐角處有著一個展示柜,里面放了一臺衛星電視機。

    白色的方形電視機里正在播放眾議國大會現況。

    眾議國大會相當于林盛前輩子的地球聯合國大會,主要是各國代表聚集在一起商討和解決各種問題事務的大會。

    “我不認同剛才雷德翁代表所說的一切發言!”

    一個鏗鏘有力的聲音從電視機里傳出。

    “第一,席琳對紅蕪礦的過度使用,會導致世界環境污染加重,這本身就是沒有任何依據的無理指控!迄今為止沒有任何證據數據表明紅蕪礦的使用會對環境造成永久污染!

    第二,對領海范圍的劃分沖突,珍珠洋弗朗西斯科港到東尼港之間的廣大海域從古到今都是屬于席琳的一部分,根據歷史文案考證”

    電視里的席琳代表,一個衣著整齊,西裝革履,留著絡腮胡的黑發中年人,正神情激昂的大聲痛斥雷德翁和米加歐羅對席琳的指控。

    整個眾議國大會上,他一條條的逐項反駁雷德翁代表提出的對席琳的指控。

    他的根據和辯駁簡短有力,極具說服力。

    林盛站在一旁聽了很久。

    “維克倫博學多才,精通七國語言,在法學和心理學上有三個世界一流學府的博士學位。曾任駐基弗曼使館大使,吉爾吉斯使館大使。”

    一個低沉有力的男聲在林盛身側傳來。

    “他學識淵博,學生眾多,聲望隆重,明明可以留在海外享受生活,但卻毅然回國,選擇擔任席琳駐眾議國代表發言。”男聲平靜道。

    “這需要很大的毅力和意志啊。”一個女聲感嘆道。

    “是的。不是任何人都能放棄安逸,選擇艱辛的。”男子肯定道。

    林盛沒有說話,只是靜靜的看著維克倫慷慨激昂的發言,提出一項項提案,但這些看起來極為有力的提案,卻連第一輪投票都過不了。便被一個個否決。

    一共需要三輪投票決議,但現在,他連第一輪投票也過不了

    維克倫努力想要挽回局面,想說服其他國代表同意自己提案,但直到結束,他手里厚厚的一大疊提案稿子,都沒有一個得到通過。

    散會時,其他代表都離開了。

    他獨自一人坐在位置上,低頭看著自己辛苦很久整理出來的提案。久久沒有反應。

    “這是維克倫在眾議國大會上的第四次發言。其他國的發言或多或少都會有一兩項進入第二輪第三輪,但他”

    男聲在一旁也有些感慨。

    林盛沒有出聲,只是側過臉看了眼說話的人。

    那人是個年紀三十多歲的中年男子,他身旁站著剛剛在外面船舷邊的一些男女。其他人似乎都在聽他講解。

    其中那個穿低胸白裙的女孩也在,她扭頭看了眼身邊同伴。

    她的同伴,赫然就是剛剛穿著紫黑色束腰魚尾裙的稚嫩女孩。

    稚嫩女孩名叫辛蒂,本身就是席琳人。她有著典型的席琳人的黑頭發,黑眼睛。

    席琳人有很多種膚色,白的黃的甚至泛紅的泛黑的都有,但唯獨一樣是所有人都有的。

    那就是黑發黑眼。

    其余不是黑發黑眼的,多是混血或者外國人。

    周圍人似乎都注意到了辛蒂的發色和瞳色。

    盡管沒有特別明顯的反應,但繼續閑聊下,其他人都或多或少的和她保持了一點距離。若有若無的開始忽視她起來。

    在其他人眼里,上這個船的席琳人,絕大多數都是逃難。

    是難民。

    在他人眼里,這就是現在的席琳人身上的標簽。他們相互花精力和時間閑聊,可不是為了真的閑聊,而是更希望擴展人脈和社交。

    辛蒂低頭不語。

    林盛沉默的走過去,伸手拍了拍女孩的肩膀。

    沒說話,他快步走進船艙深處。回自己房間了。

    辛蒂抬頭看向林盛,只看到他一個健壯高大的背影。

    下午在餐廳里吃過飯,林周年和顧婉秋總感覺和周圍環境格格不入,呆在外面就是別扭不舒服,便早早的回房看書去了。

    林曉倒是和林盛一起在外面散了下步,才在他的攙扶下,慢慢回了自己房間。

    林盛送林曉回房后。上到甲板,在前往二層觀光臺時,看到船舷邊上有人在大喊。

    他跟著走過去。

    看到不遠處的海面上,漂浮著一艘灰黑色的小船,船上擁擠的站著幾十個人。全是黑發黑眼。

    那船似乎漏水了,正在緩緩傾斜,下沉。

    船上的人們神色驚慌,不知所措,其中還有好幾個帶著孩子的母親,她們緊緊拉著自己的小孩。

    其中一個七八歲的男孩在大聲唱著歌,似乎這樣勇敢的唱歌,就能不用面對即將而來的死亡。

    “救救他們!!”船舷邊上,一個大胡子的席琳男子大聲叫著。

    “不可能!那些是難民,他們全是偷渡客,我們不可能讓他們上船,這是違法的!是對海洋銀石號的侮辱!”

    一個船上的管理者毫不留情的反駁。

    “他們都是人命啊!!”大胡子大叫著,臉色漲紅,憤怒到極點。

    可他無論怎么說,水手們和船上趕來的管理者都沒有人松口。

    回應他的只有‘不行!’‘不可能!’‘無能為力!’。

    林盛沒有動彈,靜靜站在甲板上,望著那艘慢慢傾斜下沉的小船,心中忽然有種說不出來的沖動。

    “你們怎么能這么冷漠!!這么殘忍!!”

    船沉了,大胡子哭了。

    聞訊趕來的副船長漠然的擺擺手,示意所有人各自回到崗位。

    “為什么會有難民?席琳現在不是很多地方都還好么?”一個看不下去的乘客低聲問。

    “一部分地方還好,但是有些省份之前被米加空襲,好多城市都用了毒氣彈和震蕩彈,死得人太多太多了”有人回答道。

    “消息被封鎖了么?”

    “恩,除開雷德翁方面的軍用線路,還有就是固定的一些衛星頻道,其余的都沒法聯通網絡。報紙也不允許,消息傳不出來。”

    “這陣子還好,之前我來席琳的時候,在北邊的伊卡璐附近遇到不止一艘的難民船。

    那些船正好被米加的巡邏船抓住,直接被機槍從上往下掃,那片海域我現在經過,都感覺到處是尸體。”

    一個個圍過來的乘客們相互談論著自己聽聞的信息。

    很快那個大胡子男人被拖了下去,聲音漸漸遠離消失。

    林盛站在船舷邊,一時間久久沒有言語。

    他其實從來沒把自己看作是席琳人,但此時此刻,不知道為什么,他心頭總有股難以言喻的氣,堵在胸口,無法宣泄。

    小說吧 www.ambcir.tw小說吧 www.ambcir.tw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后接著觀看!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里把《召喚夢魘》加入書架,方便以后閱讀召喚夢魘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召喚夢魘》有什么建議或者評論,請 點擊這里 發表。

打电子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