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章 冥王VS血刃(下)

小說吧推薦各位書友閱讀:來自煉獄的男人第三百九十章 冥王VS血刃(下)
(小說吧 www.ambcir.tw)(小說吧 www.ambcir.tw)?    “果然不愧是冥王大人,我這么精心策劃的一擊,竟然還是沒有成功。”

    血刃發自內心的說出一句話,光從這次交手,他就已經感受到了冥王的恐怖,這么短時間內還能做出這么快速正確的反應,在這個世界上屈指可數。

    雖然他正面實力或者排不上號,但就剛才這一個攻擊手段,他有自信,就算是神主都不一定輕易能夠逃脫。

    就算不死也要重傷。

    “還有什么招數就使出來吧,我也好久沒有好好活動活動身體了。”

    蘇燁沖著血刃招了招手,這段時間真氣被封,他心里一直憋著一肚子火,現在實力恢復,再加上又得到了救治女兒的第二位草藥,心情一片大爽,現在正是好好發泄的時候,本來想著想要找帕森納玩玩,但是沒想到卻先一步遇到了血刃。

    血刃沒有出聲,直接后退兩步隱藏在身后的陰影之中。

    恩?!

    看著潛藏在黑影之中的血刃,蘇燁皺了皺眉,收起臉上的輕松,接下來才是真正的較量。

    嗖……

    黑影中,血刃不停的變換著位置,但卻詭異的并沒有引起任何一絲變化,也沒有發出任何一絲氣息,就連呼吸都都減弱到幾乎聽不到的地步。

    來了!

    蘇燁眉頭一挑,雙眼閃爍戰意,雙手上籠罩著淡淡的土黃色罡氣,如同一頭睡醒的雄獅,張開血盆大口,揚天怒吼。

    被發現了!

    暗處,正準備伺機而動的血刃,看到一頭雄獅猛然朝著自己奔跑過來,心里咯噔一下,連忙放棄了出手的打算,重新隱藏在黑暗之中,連忙變換著自己的位置。

    碰……

    一往無前的雄獅沖向旁邊的墻壁,厚重的水泥墻直接被轟出一個大坑,磚石散落一地。

    被躲過去了?

    蘇燁楞了一下,眼中笑意更盛。

    看樣子這個血刃手上倒是也有兩下子,這樣至少不會讓這場戰斗變得很無趣。

    “再來!”

    蘇燁大喝一聲,抬起雙拳,朝著暗處的血刃再次出擊。

    真氣透體而出,一化為龍,一化為虎,龍虎咆哮著環繞在蘇燁四周,如同推土機一般,將四周陰暗的角落全都掃過一遍,瞬間將血刃能夠藏身的地方壓制到最小。

    “去!”

    蘇燁雙手一揮,龍虎一飛,一跑朝著血刃的位置沖去。

    看著一左一右兩道攻擊,血刃心頭一沉,顧不上隱藏身形,連忙從陰暗的角落中退出,快速后退。

    然而這一次的龍虎卻并沒有像之前的雄獅直沖而去,反而像是認準了血刃一樣,死死的追在后面,而且速度上還占據著一定的優勢。

    感應到身后緊追不舍的強大氣勢,血刃深吸了一口氣,既然躲不過,只能準備正面面對。

    手中出現一柄血色長劍,血刃不停揮動著手中的長劍,先是將飛龍一劍劈飛,強忍著翻滾的氣血,血刃將長劍橫立在胸前,硬生生擋住了猛虎的撲擊。

    接連硬接了蘇燁的兩道攻擊,血刃氣血翻涌,直接噴出一口淤血,雖然付出了一點傷勢的代價,但卻同樣爭取了到了時間。

    抵擋蘇燁的兩道攻擊之后,血刃就地一滾,重新潛伏進陰影之中。

    嗖……

    嗖……

    一柄柄暗器從四面八方朝著蘇燁的方向落去。

    面對角度刁鉆的暗器,蘇燁不以為意,就算是鬼女的暗器都不一定能傷害到他,更何況只是血刃。

    畢竟在地下世界排名中,擅長偷襲,藏匿的鬼女排第二,那可就沒人能排第一了。

    而且,鬼女為了提升蘇燁應對暗殺的能力,經常給蘇燁弄出點小驚喜,一開始蘇燁面對鬼女的偷襲,十分狼狽,完全沒有任何反抗的余地,但后來情況漸漸變得好轉,漸漸蘇燁也就對偷襲產生了一點的下意識反應。

    十幾枚暗器盡數被蘇燁襠下。

    “還有什么招式,繼續使出來吧。”

    蘇燁沖著血刃暗影的位置招了招手,臉上浮現出一個十分欠打的微笑。

    暗器沒有得手,并沒有讓血刃氣餒,這些失敗也都在他的預料之中,他所依仗的殺招,是接下來的這一招,之前的只不過是煙霧彈而已!就是為了迷惑蘇燁。

    手中再次浮現出短的血色匕首,身影若隱若現的貼近著蘇燁的方向。

    猛然,血刃在蘇燁轉身尋找他下落的時候發動襲擊。

    動作快若閃電,手中的血色匕首更是如同毒蛇出洞一般,比之前快了不止一倍。

    “還來這一招?!”

    蘇燁嘴角上揚,雖然這一次血刃速度提高了不少,但想要憑借著速度就像偷襲成功,顯然是不太可能。

    蘇燁抬起手,直接一拳迎了上去,這一拳并不是朝著匕首砸去,雖然蘇燁拳頭很硬,但是他還沒自大到認為自己的拳頭能戰勝匕首,他的目標是血刃握著匕首的手腕。

    勢大力沉的一拳,直接砸在血刃的手腕上。

    這下,你該松開自己的匕首了吧?

    蘇燁臉上的微笑忽然凝固,心中突然產生遇到預警。

    雖然拳頭落在了血刃的手腕,但卻并沒有想象中那種碰撞的感覺,就好像一拳打在棉花上一樣。

    這是假的!

    蘇燁心猛地一沉,感應到后心的危險氣息,連忙扭動身體,顧不上狼狽不狼狽,整個人倒在地上,快速滾動。

    噗嗤……

    就在蘇燁剛剛立起身子,血刃跟匕首突然出現,手中的匕首直直的插進蘇燁之前所在的位置。

    就差一點!

    如果蘇燁剛才反應稍微慢一點,恐怕他就如同眼前的地面一樣,被刺穿胸膛。

    看著面前的匕首,蘇燁流出一滴冷汗,剛才可是差點,差點就見了閻王爺了。

    想不到這血刃竟然會有這樣的招式!

    蘇燁站起身,抬起頭警惕的看著血刃,這種算是分身術,瀛洲的忍神最擅長這一種招式,這分身術說是分身術,其實簡單來說,就是利用罡氣形成一個跟自身本體差不多的影子,但這影子卻還是保持著一定的動作聯動,誤導敵人以為這就是本身。

    就在敵人將注意力放在這個假的身上時,真的則是突然出現在背后,然后一擊必殺,這一招可以說是忍神的成名絕技,死在這一招上的人,至少已經兩位數。

    “你怎么會這一招的?!”

    蘇燁皺著眉,死死的盯著血刃,這一招就他目前來說,也只聽說過忍神才會,眼前這血刃卻是米國人,按理來說忍神的絕招是絕對不可能傳給外人。

    血刃雙眼抽緊,抬起頭遠遠看了一眼蘇燁,顧不上取走地面中的匕首,轉身就走,迅速消失在黑夜里。

    走了?

    蘇燁楞了一下,追出去幾步,但看到早就沒了蹤影的血刃,最終打消了這個念頭,重新回到戰斗的地方,彎下腰,拔出了地面的血色匕首。

    在匕首的刀柄上,刻著一朵血色的花瓣,看模樣似乎有點像是櫻花,只是蘇燁對于花并沒有多少研究,所以也不能確定。

    這到底是怎么回事?

    蘇燁收起匕首,心中滿是疑惑,想不明白,米國的血刃跟瀛洲的忍神,原本是絕對不可能有所關聯的兩人,為什么都會使用同一個招式。

    帶著這個疑惑,蘇燁回到了別墅。

    距離二人戰斗地方幾百米外的角落,之前逃跑的血刃從陰影中露出身影,微微起伏的胸膛證明著他剛才逃跑時已經竭盡全力。

    這……這……怎么可能!

    血刃不停的喘著粗氣,血色面具下的臉上帶著難以置信的表情,這還是他第一次見到,有人能夠從他這一招下逃脫。

    小說吧 www.ambcir.tw小說吧 www.ambcir.tw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后接著觀看!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里把《來自煉獄的男人》加入書架,方便以后閱讀來自煉獄的男人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來自煉獄的男人》有什么建議或者評論,請 點擊這里 發表。

打电子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