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兩百五十二章 利用與被利用

小說吧推薦各位書友閱讀:來自煉獄的男人第兩百五十二章 利用與被利用
(小說吧 www.ambcir.tw)(小說吧 www.ambcir.tw)?    ……

    木少陽差點一口老血噴出來,隨即不甘心的倒在地上。

    “啊?!殺,殺人了!求,求你,求你不要殺我!”

    一旁的胡月一副嚇破膽的模樣,跪在地上不停的哭喊。

    “閉嘴!”

    蘇燁目光不善的掃了胡月一眼,他最煩的就是聒噪,這要在以前,這女人根本就連出聲的機會都沒有。

    聽著蘇燁的暴喝,胡月渾身一顫,不敢再出聲,跪伏在地上,姿勢有些怪異,也不知是不是故意為之,胸前的雪白露了大半,渾圓的翹臀也遮掩不住。

    此時的蘇燁沒有心思去理會胡月心中的小九九,而是掏出了手機,撥通了周武媚的電話。

    這要是在荒郊野外,殺了也就殺了,一走了之也不會有什么大不了的,但現在在酒店之中卻不能這么隨意,所以也就只能麻煩一下公安局的周武媚。

    “什么?!你當我們公安局是什么了?!專門給你擦屁股的?!”

    接通蘇燁的電話,周武媚氣的直接暴走,上一次陪著那個叫克里爾的外國人尋找同伴的事情才剛過去,現在竟然告訴他,在酒店又殺了兩個人。

    雖然明知道被蘇燁殺的倆人肯定死有余辜,但跟上面也不好交代,畢竟華夏可是講究法制。

    “吼這么大聲干什么,這里的一個家伙好像是什么通緝犯,你自己好好找找,行了,沒事我就掛了。”

    蘇燁掃了海三一眼,不在理會周武媚的抱怨,直接掛斷電話。

    “你給我等著!早晚有跟你算賬的時候!”

    周武媚怒吼一聲,重重一拍桌子,胸前一陣洶涌,險些沒把扣子崩開。

    “行了,我們走吧。”

    蘇燁一臉溫和,沖著陳瀟笑了笑,隨即帶著陳瀟朝著外面走去。

    “要,要不你還是趕緊逃吧!”

    陳瀟蒼白著臉,這還是她第一次親眼見到人死在自己面前,剛才差點沒直接昏過去,現在回過神之后,腦海中唯一的念頭就是不能讓蘇燁被抓。

    “逃?逃什么?”

    蘇燁失笑著搖了搖頭。

    “你,你殺人了!殺人可是要死刑的!”

    陳瀟一臉緊張,同時心中充滿愧疚,眼淚像是不要錢一樣,嘩嘩嘩的往外流,:“都怪我,要不是因為我,你也不會攤上這樣的事情,都怪我沒用!”

    “行了,你就別哭了,我聽說,哭多了,胸可是會變小的!”

    蘇燁一本正經的逗笑道。

    “你,你這都什么時候了,還有心情開玩笑!”

    陳瀟臉上閃過一絲羞意,不過更多的還是擔憂。

    “放心,要是我沒記錯,剛才那個黑漢子是個通緝殺人犯,殺了他好像還有獎勵,至于那個木少陽……你要知道,殊死搏斗的時候,總是會有人收到波及,只能怪他運氣不好,受到牽連了。”

    蘇燁聳了聳肩,連說辭都已經想好。

    “這,這能行嗎?”

    陳瀟心中充滿疑慮,公安局的人是那么好糊弄的?

    然而令她沒想到的是,第二天華海市公安局發布的通告中,里面的說辭幾乎跟蘇燁說的一模一樣,折讓她差點懷疑這是不是一場夢而已。

    雪雪等一群人在酒店大廳等待著,見蘇燁帶著陳瀟下樓,幾人全都圍了上來,左右檢查一番,見沒什么事這才放心。

    “以后可要記住,不是什么人都可以一起吃飯。”

    蘇燁沖著陳瀟笑了笑,:“好了我還有事,就先走了。”

    “恩,蘇哥,這次真是太謝謝你了。”

    陳瀟揮了揮手,跟蘇燁道別道,俏臉羞紅。

    “喂,這個人是誰啊?難道是你男朋友?”

    雪雪跟另外兩個女生十分八卦的圍了上來,一臉好奇的盯著陳瀟。

    “什么啊,蘇哥是以前我們公司保安部的部長,我跟他只是普通朋友而已。”

    陳瀟連忙出聲解釋著。

    “保安部的部長啊?!雖然只是一個保安,不過既然是部長的話,在你們公司的薪水應該很高吧?而且大小也算是個管理,倒也還算配得上你。”

    雪雪捏著下巴,低聲的嘀咕道。

    “不對,你剛才說他以前是你們公司的保安部部長,那么現在呢?現在難不成升官了?!”

    像是突然意識到什么,雪雪再次追問道。

    “沒有,因為一點事情,蘇哥被開除了,現在我也不知道他干什么,之前問過一次,不過他沒有說。”

    陳瀟臉上閃過一絲失落,自從蘇燁離開之后,她就一直感覺空落落的,總好像少了一點什么。

    “啊?!那這樣的話,倒是要重新考慮考慮了,別到時候都養不起你就事大了。”

    雪雪一臉惋惜的搖了搖頭,:“可惜,這男的雖然談不上多帥氣,不過屬于那種耐看的類型,而且看上去就很有故事,身上總是散發著一種獨特的氣息,算得上是很有魅力的男人了。”

    “行了,你丫,還是顧好自己吧,就不要替我瞎操心了。”

    陳瀟笑了笑,將心事隱藏在心中,捏了捏好友的臉頰,雖然沒有表露在臉上,但她清楚,雪雪要從這道坎里走出來,至少要需要一段時間。

    “瀛洲那群家伙來消息了!”

    蘇燁剛接通電話,那頭就傳來蘇晨迫不及待的聲音。

    “噢?”

    蘇燁嘴角上翹,:“那群家伙終于來消息了?”

    原本他以為瀛洲那個叫田野村二司的人,至少也要在等幾天,沒想到這才剛過兩天就回信了。

    “不過,瀛洲那群家伙沒答應咱們的條件,直接全都砍了一半。”

    別墅內,蘇晨看著田野村二司回的信,有些不滿,他還以為對方已經答應條件,甚至都已經做好數錢的準備,結果就給他來這么一個。

    “預料之中,不過這倒是個好消息。”

    蘇燁點了點頭,如果瀛洲的人想都不想直接答應,反而更加難辦,那就說明瀛洲的人并沒有拿他們當平等的關系看待,只是各取所需而已,到時候瀛洲的人得到自己想要的,隨時都會把他們一腳踹開。

    現在討價還價,反倒是給他們透露出一種信息,瀛洲的人希望能長久跟蘇晨他們合作,這才只是個開始而已。

    “好消息,這算什么好消息?!一分錢都沒見到,白白忙活這么久。”

    蘇晨把手中的書信揉成一團,直接扔進一旁的垃圾桶,興致缺缺的倒在沙發上。

    “放心,我什么時候讓你失望過?不用管他,等著好消息就是!”

    蘇燁胸有成竹,雙眼閃爍著亮光。

    瀛洲風格酒店之內。

    田野村二司盤膝坐在榻榻米上,面前擺著一張小桌子,一碟青菜,一碗米飯,一碟生魚片,青菜已經沒了溫度,顯然已經過了有一段時間。

    “大人!”

    推門外,一名梳著武士頭的男子跪在地上,低聲說道。

    “進來。”

    如同石雕的田野村二司應了一聲。

    “情況怎么樣,有消息嗎?”

    田野村二司緩緩睜開雙眼。

    “屬下在外面等候多時,但卻并沒有收到任何回信,屬下無能,還請大人責罰!”

    男子跪伏在地上,向田野村二司請罪道。

    “山田君言重了,這是好事,好事啊!”

    田野村二司站起身,僵硬臉上浮現微笑。

    “好事?大人這話是什么意思?屬下不明白,難道我們不是應該收到蘇晨的回信,這才大人的計劃嗎?”

    “山田君,如果換做是你,你現在是蘇晨,那么在看到自己的條件沒有接受,會是什么反應?!”

    “這……”

    名叫山田的武士楞了一下,低頭思索,最終搖了搖頭,:“屬下愚鈍,還請大人明說。”

    “他沒有直接回信,說明他在思考我們提出的條件,蘇晨很明顯是個貪婪的人,而且還是很有頭腦的人!跟這樣的人合作,對于我們才是最有利的!”

    小說吧 www.ambcir.tw小說吧 www.ambcir.tw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后接著觀看!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里把《來自煉獄的男人》加入書架,方便以后閱讀來自煉獄的男人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來自煉獄的男人》有什么建議或者評論,請 點擊這里 發表。

打电子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