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五章 驅使百年(一更)

小說吧推薦各位書友閱讀:來自煉獄的男人第一百四十五章 驅使百年(一更)
(小說吧 www.ambcir.tw)(小說吧 www.ambcir.tw)?    “如你所愿!”

    南宮笑緩緩邁著步子,朝著劉奎安靠近,每一步似乎都蘊含著宗師之威。

    不好!

    劉奎安眉頭擰在一起,心頭一驚,要是這么放任南宮笑這么蓄勢,恐怕等下不用動手,光是這氣勢就已經搶占先機。

    要想破壞南宮笑的蓄勢,最好的辦法就是以攻代守,先攻破南宮笑蓄勢,至于其他慢慢想辦法。

    “接我一拳!”

    打定主意,劉奎安抬起雙拳,迎面而上,一雙鐵拳上下分別攻向南宮笑的胸膛跟腹部。

    “倒是不傻。”

    面對劉奎安的強攻,南宮笑不禁點了點頭,這要是換做其他自傲的人,是絕對不會搶先出手,而是等著自己慢慢走過去,不過如果真的是那樣,哪怕是旗鼓相當的對手,再蓄勢完之后,也會變成一面倒的局面。

    南宮笑停下腳步,不敢大意,在劉奎安就要沖到身前的時候,雙手化掌,擋在身前。

    嘭……

    劉奎安的鐵拳跟南宮笑的雙掌重重撞在一起,發出一道音爆聲。

    雙方一觸即分,南宮笑后退了半步,而劉奎安卻足足有五六步之多,孰強孰弱一目了然。

    劉奎安蹬蹬蹬接連后退,剛才全力的一拳就好像撞在一團棉花上面,并沒有造成任何的傷勢。

    南宮笑站穩腳步,左腳蹬地,身形如風,影如鬼魅,眨眼之間已經來到劉奎安的身旁,趁著他還沒有穩住身形,干枯的雙手朝著胸腹要害拍去。

    噗嗤……

    猝不及防之下,劉奎安避開要害,只能用身體硬接。

    一口逆血揮灑空中,劉奎安的氣勢瞬間減弱,整個人都頹廢了不少。

    啪……啪……

    南宮笑眼中透著狠辣,攻擊連綿不絕,絲毫沒有因為劉奎安沒有反抗能力而有任何憐憫,威力一掌強過一掌。

    雖然大半被劉奎安拼死躲過,但也有少數幾下拍在腹部,重力之下,丹田開始動蕩,讓原本就身受重傷的劉奎安形式更加危急。

    噗……

    又是一口鮮血噴出,劉奎安拼著以傷換傷,一記鞭腿掃向南宮笑,趁著南宮笑后退的時候,連忙轉身拉開距離。

    呼……呼……

    劉奎安擦拭著嘴角的鮮血,驚魂不定的看著面前的南宮笑,萬萬沒想到,眼前這個老者竟然隱隱有種就要參悟宗師,達成地級之境的韻味。

    這個事實就如同一盆冷水,瞬間澆滅了他爭斗之心,如果說老者實力還在玄級,哪怕是巔峰之境,至少他們也是在同一個等級,就算實力有差距,也不會相差太多,至少也還有幾分贏面。

    但現在的情況卻是,老者已經觸摸到了宗師之境,隨時都有可能會成為地級強者,玄級后期在地級高手的眼中,就如同一個剛剛學會走路的嬰兒一樣,根本就不堪一擊。

    不行!必須尋找機會離開這里!

    劉奎安眼珠子一轉,很快就打定主意準備伺機逃跑,他并不是傻子,雖然他收了黃仁貴的錢,答應幫他解決麻煩,但這并不包括與人死斗,不要說區區幾千萬,就算是幾億都不可能讓他賣命。

    至于離開之后,黃仁貴會是什么下場,那就不是他考慮的事情了。

    心生退意,劉奎安也沒了心思跟南宮笑繼續糾纏,目光不動聲色的飄向四周,尋找突圍合適的時機。

    突突突……

    突然,工廠內槍聲大作,在距離南宮笑跟劉奎安幾十米的距離,想要逃跑的黃仁貴還是被老黑帶著一群人追上,雙方一交手,就發生了激烈的戰斗。

    “全給我打!打死一個獎勵一百萬,兩個三百萬!”

    黃仁貴縮在手下身后,扯著嗓子大聲叫喊,現在他是真的急了,同時十分后悔,早知道就應該多花點錢再請幾個高手助陣,這樣也就不會變的像現在這樣尷尬,但世上沒有后悔藥,所以黃仁貴也就只能在心中想想。

    距離身后的出口也只剩不到一百米,只要他能在最后時刻離開這廠房,那么他還有機會。

    聽到殺死一個獎勵一百萬,幾個手下全都雙眼放光,手中的子彈連成一片流光,瞬間傾瀉。

    玄級高手雖然不在乎槍手,但卻還沒有達到刀槍不入,光明正大硬抗的地步,他們也只是能夠快速做出反應,然而在開槍之前躲閃而已,畢竟他們要做的只是比開槍的人反應快就可以。

    但現在卻是幾個槍手站在一起,子彈盡情宣泄,在這槍林彈雨之中,就算是封神級強者也不能保證會毫發無損,更不要說僅僅只是玄級初期的幾人。

    所以第一時間眾人連忙尋找掩體躲閃。

    咕咚……

    黃仁貴雙眼死死的盯著面前,整顆心都提到嗓子眼,生怕有什么人突然會沖出來。

    見老黑一群人全都躲閃起來,心里這才松了一口氣,扭過身,雙手死死攥著希望計劃的資料,悶頭朝著身后的出口快速跑去,只恨爹媽少給生了兩條腿。

    “想走?!”

    老黑通過面前的縫隙看到想要逃跑的黃仁貴,當即爆喝一聲,頂著槍林彈雨從一旁的掩體快速朝著黃仁貴追去。

    面對突然的變故,劉奎安跟南宮笑兩人全都愣了一下,暫時停手,誰都沒有輕舉妄動。

    “前輩,在下也只不過是收人錢財,替人消災,歸根到底這件事是你跟黃仁貴的問題,我只是一個外人,我選擇退出,不在管黃仁貴的任何事,你看怎么樣?”

    心知不是南宮笑的對手,劉奎安主動放低姿態,準備跟南宮笑談判。

    “噢?你這是在向我求饒嗎?”

    南宮笑抬起頭,玩味的看著劉奎安。

    “前輩,得饒人處且饒人,咱們萍水相逢,遠無仇,近無怨,不至于鬧到不死不休吧?”

    劉奎安直視著南宮笑的雙眼,眉頭微微皺在一起,想要透過雙眼,揣摩出南宮笑的想法。

    南宮笑是什么人?!人送外號老狐貍,又怎么可能會被人這么輕易的看穿,劉奎安很快就失望,光是從眼中,他什么都沒發現,完全猜不透眼前南宮笑的想法到底是什么。

    “想要我饒你一命也不是不可以。”

    南宮笑微微點頭,臉上帶著笑意。

    “噢?不知道前輩還有什么要求?如果是錢的話,我愿意將這次所得全部雙手奉上,一分不留。”

    看到有門,劉奎安心中一喜,略微松了一口氣。

    “錢?我南宮家雖然不是什么大家,但也不缺這三瓜倆棗。”

    南宮笑搖了搖頭。

    “那前輩的意思是……”

    劉奎安眉頭再次擰在一起,他不明白眼前的老者如果不是要錢的話,那又是想要什么?

    “很簡單,只要你答應我一個要求,我就可以饒你不死!”

    南宮笑伸出一個手指頭,一臉正色。

    “什么要求?”

    劉奎安歪著頭,心中推測著南宮笑所說的要求會是什么。

    “供我南宮家驅使百年!”

    “什么?!”

    劉奎安死死的盯著南宮笑,眼珠子都差點瞪出來,驅使百年?!

    他現在已經年過五十,就算武者的壽命要比尋常人長,但也遠遠沒有達到這種地步,驅使百年,豈不是說他后半生全都要任憑他人差遣?!

    走南闖北幾十年,他劉奎安最喜的便是逍遙自在,不然也不可能到處飄搖,甚至為了錢而答應黃仁貴的請求,但是現在的老者卻是要讓他直接成為仆人,而且還是一個家族的仆人,這說什么他都不能接受。

    “不行,換一個條件,我生性不羈,不喜歡被約束!”

    劉奎安搖了搖頭。

    “我可以你兩個選擇,要么接受,要么死,看你自己怎么選了。”

    南宮笑沒有理會劉奎安,伸出兩根手指,將兩個選擇拋出來。

    “你不要太過分了!”

    劉奎安緊要牙關,眼睛布滿紅血絲,遠處看雙眼通紅,就好像充了血一樣。

    “過分?這世界本就是弱肉強食,若今日老夫我不是玄級巔峰,恐怕咱倆的位置就要調換過來了吧?!如果是在我求你,你會答應?”

    南宮笑促狹的雙眼瞇在一起,加上尖嘴猴腮的摸樣,此時此刻活脫脫就是一個狐貍的摸樣。

    劉奎安陷入沉默,確實,如果現在雙方換一個位置,或許,他甚至話都不多說,直接就了結了老者也不一定,畢竟這樣的人留著只能是一個威脅,還不如殺了一了百了。

    難道為了茍活,答應老者的條件?!

    劉奎安雙拳死死的攥在一起,內心陷入掙扎,逍遙自在大半生,難道就要在今天畫上句號了嗎?!

    他不甘心,本來只是以為是簡單的一場勢力紛爭,沒想到竟然會牽扯出半步宗師的高手。

    不,不行!

    劉奎安猛地一抬起頭,眼前老者雖然實力強,達到半步宗師,但也終歸只是半步宗師,還沒有真正成為宗師,也就是說,現在也只是跟自己一樣都是玄級而已,他們還是在同一起跑線上!

    如果一心想要逃跑的話,哪怕是老者也不可能這么輕易追上自己!而且……劉奎安屏住呼吸,臉上閃過一絲掙扎猶豫,不過很快就恢復果決,這都連命都快沒了,還藏著掖著做什么!

    小說吧 www.ambcir.tw小說吧 www.ambcir.tw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后接著觀看!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里把《來自煉獄的男人》加入書架,方便以后閱讀來自煉獄的男人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來自煉獄的男人》有什么建議或者評論,請 點擊這里 發表。

打电子游戏